王某某

长情又花心,滥情又专一。

好像真的生病了。

木讷的朋友说我憔悴了

迟钝的1s也不停地叫我要开心。

我和他们说,我生病了,好像精神状况出问题了,很丧提不起劲,会突然因为小事哭,我好像已经不属于我了。

但是没人信。

“你怎么可能生病啊,你性格那么好。”

“还没见过你哭的样子,可别瞎说了。”

“像你这种人应该不会丧的吧。”

“But I don't wanna be alive.”

1s是哪里来的宝藏男孩呢?

数学老师说:“我现在只喜欢前三排的小孩,最后一排的你看看你们,该咋办呢,上课不听,作业不写,我就不喜欢你们。”

他们也不羞,该干嘛干嘛。

倒是Y哈哈笑了两声,带着笑顽皮地说:“没关系,老师,我们喜欢你。”


不过暗搓搓收了两张不算自pei的自pei嘿嘿嘿开心

我真的,要疯了。
我和他认识今年第五年,其中一年同桌,两年基友,直到这个月之前我俩都没吵过架红过脸。
从九月底开始吵了一架冷战了三天,到现在,我们已经互相认了三次错道过三次歉了???
这什么玄学

一个月了册子一个字还没写。
于是定了一个励志的计划【狗头】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吵了一架。
莫名其妙。
我也不知道生什么的气,可能是她喊他森森,可能是他不断去招惹人家来逗我,可能是他极力想保守的某个关于他自己的秘密,可能是我想跟他说清楚的时候他敷衍的“你说什么都对” 的态度。
我又气又委屈,想着再主动去招他我就是猪是狗云云。
可等到放学不小心又不自禁地看他的时候,我的坚持和愤怒溃不成军。
好吧,再认一次错吧。
我想着。
我尽力保持平常地从他身边走过,装作漫不经心地和朋友讲话,余光却一直看着他。
他低着头,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点着。
我走远了,才忽的舒出一口气。
我打开他的聊天框,刚准备发消息,他却先一步发过来了。
“我道歉.jpg”
我几近欢欣地跳起来,把手机锁屏又打开,打开又锁屏,反复几次,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算啦,谁叫我这么这么喜欢你呢。
为你丢盔弃甲,也算值。

他跟个混世小霸王一样,不喜欢就不干,被老师拎着唾沫骂一脸,脸红到耳根,难堪又害臊,但还是梗着脖子,不肯低头,不愿认错。

于是我一想到他嫌丢人但还是很正经地拿着丑到地心的旗子端端正正做操;刚做完引体向上累的虚脱但还是去帮老师卸书;前脚出校门后脚就被拉回来让帮忙跑上跑下搬桌子,一边揩额角的汗一边问女生要不要帮忙,第二天手起了泡委屈巴巴地跟我说……
……草
硬了。

谁能想到,我们的天津来的英语老师在课上以80字/s的速度给我们背了一遍《刘胡兰》呢

没盼头,没希望,碌碌无为,侥幸度日。